> 成都新闻 >

成都新闻

最近一段时间成都被众多企业轮番盯上

发表日期:2020-07-23 21:08   编辑:admin

最近一段时间成都被众多企业轮番盯上

  7月13日,58集团创始人姚劲波现身成都,商谈建设“生活城市”新场景新产品的合作机遇;

  紧随其后,携程集团董事局主席梁建章前来,“将进一步深化双方合作,打造高品质旅游新产品”提上日程。

  更快一步的是海尔集团,一周前其与成都举行签约仪式,一个围绕高端医疗设备、医疗大数据及服务创新打造的海尔成都盈康科技产业园在此落户。

  在外界看来,这代表了一种趋势:在国内外各类因素影响下,企业正进入新一轮战略调整期,选择哪个城市进行再布局,对企业至关重要。无疑,成都正聚集更强的发展势能。

  今年1月,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的提出,为成都一系列连锁反应扣动扳机。如今,在成都面前,机遇与挑战并存面对市场期许,成都要如何选好角度、扮好角色,搭上新一轮发展快车?

  不久前,成都马不停蹄考察南京、苏州、青岛三城,并取经纽约、伦敦、东京、上海四座世界头部城市,寻找城市发展的新坐标(603040,股吧)。

  在昨日召开的中共成都市第十三届委员会第七次全体会议上,成都提出,在新的战略机遇下,将抓好建设践行新发展理念的公园城市示范区、“两区一城”建设、成德眉资同城化发展、提升门户枢纽地位“四件大事”。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罗默曾提出“内生增长理论”。据他研究,经济增长受内生而非外生因素驱动,对人力资本、创新和知识的投资是经济增长的核心动力。对于城市而言,发展需要有经济模型,找到合适自己的经济模型才能发展得更好。

  作为四川经济发展主干和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的重要极核,成都正逐步找到属于自己的经济模型,也逐步明确自己的发展方向,在国家战略加持下,进一步定义“极核城市”的内涵,突破自身局限,迈向更广阔的世界坐标。

  市场最新的关注投向两地机场。今年上半年,在全球民航业遭受重创之下,成渝两地机场旅客吞吐量排名实现双双跃升。其中,成都从近年来仅次于北京首都、上海浦东与广州白云三座机场上升至首位,而重庆也上升至全国第四的地位。

  为何是成渝?在疫情下严控国际航线造成影响的同时,不可忽视的是,成渝地区作为国内经济新增长极的作用正愈加凸显它们正在摆脱过去内陆的形象,某种程度上承担起“沿海”的职能。

  事实上,在过去有关双城经济圈的分析中,一组数据曾被反复提及:目前,成渝地区以全国1.9%的国土面积,承载了全国6.9%的常住人口,创造了全国6.3%的经济总量。

  但新的定位意味着更高的期待,被认为关乎中国新时代新的战略纵深,成渝需要发挥更强的辐射带动作用,寻找发展的新坐标。

  6月3日,成都召开科技创新大会。这个姗姗来迟的“新春第一会”,被视为成都通过从增长极迈向动力源(600405,股吧),寻求城市内生发展强劲动力的关键一步。

  若置于全国城市发展梯度,成都此举更是意在突破过去层级式产业转移格局,摆脱承接技术、产业转移的被动地位,为弯道超车积蓄能量。

  一个月后,在取经世界头部城市的基础上,成都形成了向世界城市学习的“借鉴与启示”。作为学习对象的纽约、伦敦、东京、上海,无一不是国际经济版图上的极核城市。

  两个重大动作均指向一个事实:成都正在想方设法突破自身局限,瞄准中国、乃至世界极核城市的目标。

  一方面,在构建国际国内双循环相互促进新发展格局、新时代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等重大决策背景下,成渝地区正迎来前所未有的机遇窗口期。

  另一方面,民盟中央经济委副主任、城市战略专家冯奎亦分析指出,成渝处于一个新的上升发展周期,经济社会迫切需要治理创新。此时成渝两市治理体系创新的成果,能够更快捷地转变成为现实的生产力,“迎来了治理创新最好的历史阶段”。

  在1月召开的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六次会议上,明确“支持成都建设践行新发展理念的公园城市示范区”。

  在官方语境中,这被认为是“对成都战略目标和发展方向的充分肯定,是成都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中最重要、最独特的国家定位”。

  简单来说,就是成都将“坚持以新发展理念为旗帜方向,突出生态型、高质量、人本化、有韧性的公园城市可持续发展特质,努力在中国特色新型城镇化道路上创新突破、引领示范。”

  根据最新安排,成都谋划了4个主要探索方向,分别是在生态价值转化、深化要素市场化改革、提升现代治理能力和创新空间治理增强城市韧性上,展开先行先试,推进公园城市建设。

  以科创领域为例。一方面,成渝地区拥有129所高校、61家科研院所,是全国第五大科教资源集聚区,区域创新能力位居全国第一方阵,为成都科创发展提供宝贵的资源。

  但同时,成都也注意到,由于重大科技研发方向与产业发展重点方向不匹配、城市发展战略与高素质人才结构不匹配、科技创新成果与企业现实需求不匹配等问题客观存在,制约了成都创新体系整体效能。

  数据显示,在成都,国家工程技术重点产业匹配度低于50%,高技能人才求人倍率高达3.0以上,吸纳技术成交总额甚至不足北京的1/4。

  在争创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争取大科学装置和国家重点实验室落地等动作以外,公园城市示范区亦将从改善要素资源比较优势入手,提升城市在经济体系中的生态位。

  一个例子是,通过人本化的理念,构建与国际接轨的新型人才发展体制,将推动城市实现可持续动力支撑。

  作为知名的汽车城,龙泉驿区区长杜海波发现,在对外招商引资时,传统理念已难以满足新的产业发展逻辑。企业被优越的市场条件和规模化的生产模式吸引而来,却可能因为城市品质不足而打退堂鼓。

  换句话说,在人本城市的发展要求下,传统经开区也需要向新型城市发展空间转型。

  邻近天府国际机场的简阳市更提出,要从县域城市向区域城市、进一步向城市副中心转化。

  可以说,在公园城市示范区的建设利好下,转变已开始呈现出外溢趋势。而对于长期受制于“中部塌陷”而难以实现合作的成渝两市而言,这些转变,亦将有助于撑起合作的骨架。

  简阳市市长罗开敏提及一个细节。作为成都空天产业功能区所在地,简阳正与重庆就相关产业展开合作谋划,并与相关区域达成一系列协议。但在具体操作中,由于产业特性,少数掌握核心研发能力的头部企业仍是每个地区补链强链的重点,竞争在所难免。

  就产业上来说,有研究显示,由于历史原因,成渝两地产业结构相似系数达到0.96。两地计算机产品产量占全球1/3、汽车整车产量占全国18%。产业同质一方面可以形成对外竞争的规模优势,但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合作的障碍。

  在几个月的探索中,一种普遍感受是,大方向渐成共识,但小问题仍不时出现,随着两地合作热情不断高涨,解决同质化问题显得更加紧迫。城叔注意到,在文旅、汽车等两地共有的优势领域,合作渠道不畅的情况均有发生。

  冯奎曾提出,对双城经济圈的各类行政区、经济区有必要实施“联合考核”,如联合考核重庆、成都高新区,以促进川渝共建的“西部科学城”加快崛起,在全国形成影响力、竞争力。同时,以更大力度推进干部流动,以扩大视野,培养与增强双城经济圈的共同体意识。

  眼下,成都的探索已在推进。在中共成都市第十三届委员会第七次全体会议的现场,罕见地采用了以“东进”“南拓”“西控”“北改”“中优”等标准分组进行讨论。

  经济区和行政区适度分离的探索已经从纸面逐渐运用到实际中,而外界认为,新挂牌的东部新区则可能成为率先探索的“试验田”。

  成都向来不缺敢为人先的主动性。如今,借势双城经济圈,拥有先手权的成都能否再上升一个身位?

琼ICP备11000986号 | Copyright 2013 baidu.com 百度 Co.,Ltd.